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浏览次数: 日期:2015-10-13

岁月如歌,当第一块普碳板试轧成功,也就意味着在舞钢这片热土上,诞生了全国第一家宽厚板科研生产基地。

19758月,平舞铁路甘江河大桥路段的路基被洪水冲跨。之后,600多名复员军人来到这里进行修复。作为其中一员,我被分配到运输部工电段铁山信号工区。当时的铁路信号除了道岔可转动,能维持过车外,其他室内外信号全部被破坏。我们就一个站一个站地进行修复。当时条件差,沿线施工都是背着背包,吃住自理。住都是在车站候车大厅,遇到下雨天,屋外大雨,屋内小雨,逼得我们不得不到处挪床,或用塑料布盖到蚊帐上挡雨。

记得在荆山站施工时,进站信号机水泥杆里塞满了石头,导致无法穿线,只好用锁闭杆。十几米高的信号机,没有安全带,就是有安全带也无法使用,因为人的身体大腿以上部位得高于水泥杆,只有这样才能把锁闭杆竖到水泥杆里。操作时,我的两个臂膀以及双腿不停地颤抖,汗如雨下。但就是这样,我一干就是好几天。

我们每天清晨5点钟起床,洗脸、刷牙后开始施工,每天晚上不干到8点钟是不会收工吃晚饭的。那时没有外勤费,没有施工补助费,更没有奖金,可为了赶工期,大家工作热情高涨,处处都积极主动。

如今,随着运输量的增加,铁路设备也不断进行着更新,机车由蒸汽换成了内燃,铁路信号也由色灯电锁器换成了微机联锁,轧钢、寺坡、铁山三个站实现了电脑操作道岔、信号,只要用手轻轻一点鼠标就能完成。随着设备的更新换代,我们信号修理工也要不断转变观念、钻研业务技术,为不影响行车一分钟而不懈努力。

所属类别: 钢铁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