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记忆

浏览次数: 日期:2015-10-13

沧海桑田,岁月如歌,现距1975年来舞钢,时间刚好整40年。静心回想过去,往事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看到现今的舞钢——青山叠嶂、碧水蓝天,高楼林立,道路宽阔,车水马龙;厂房里高炉、电炉、转炉轰鸣,轧机转动,一炉炉铁水、钢水倾泻而出,一块块钢板经过精心轧制,顺利入库和发往祖国各地、四面八方。到处呈现出现代化十里钢城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很难想象40年前的舞钢的模样。

19753月底4月初,我随父母举家从记载着我童年快乐时光的东北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来到了相隔2000余公里的中原腹地河南,一个陌生的地方-舞钢。记得刚从漯河下车,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大街上嘈杂凌乱,一位农村老汉驾辕吃力地拉着一辆围着席子装满货物的架子车,而一头毛驴则位列一旁辅助车老板在拉车。全然不像东北,马匹驾辕,车老板稳坐在车帮上,威风神气地甩着马鞭的模样。

一路颠簸,驱车数十里来到了舞阳工区——现在的舞钢市。

在一招没住几天就又来到了目的地——三招。那时的三招,两幢三层单身楼,三幢斜楼梯简易家属楼,20多栋砖瓦平房,散落于东西两处,住着像我们一样来自于齐钢、包钢、武钢的职工和家属,以及众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各单位单身青年职工。没有独门独户的院墙、大门,入夜,不远处的村庄鸡鸣狗叫,青蛙、知了不停歇的欢叫,扰得让人很难入睡。

吃水要去坡下的唯一的一处公用自来水管肩挑手拎取水,想解手要跑到很远的公厕。道路崎岖没有铺水泥沥青,一遇到下雨,黏黏的黄胶泥叫你寸步难行。买菜,购置日常生活用品需要步行穿过没有建好的轧钢厂房到李辉庄农村集市,或者到号称最繁华的寺坡采购。那时候,寺坡没有一个像样的商店,只有一个国营理发店、饭店和公共浴池、一个财贸楼旅馆(国营舞钢宾馆)、新华书店也是在一大间草房内。记得寺坡百货楼刚建成开业的那天,像过大年似的,远近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相互簇拥着赶去看热闹,成为轰动一时的特大新闻。

最难忘的是上学。来河南后我先入学至李培庄小学(舞钢市三中前身)。学校很小,泥坯草房。每年级只有一个班,教室的窗户很小很暗,整个学校坐落于村庄里。炊烟缭绕,猪羊、鸡鸭旁若无人地四处觅食,老乡或悠闲地赶着牛,或蹲在房前、凳子上吸溜溜美美滴喝着红薯粥、汤面条,一派原始世外桃源情景。

就是这样的环境也没维持多长时间。4个月后的“75·8”特大暴雨引发石漫滩水库溃坝决堤,洪水肆虐,学校荡然无存。大水过后,无奈的我们就带着自家小凳子,或坐在河滩边小树林里的石头上,听地方口音浓重的老师第一次在室外讲课,在挂在树上的小黑板上板书、演算。

现如今,每每看到一幢幢建筑漂亮的校园,学生们安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中学习,回想自己40年前的学习经历,不免心生些羡慕,更为现在的孩子们有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和条件感到欣慰。

数月过后,我和老师、同学们一起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学校复建施工中,大家伙儿从很远的地方,排着队搬砖、运沙忙得不亦乐乎。

隔年,我转学到了舞钢第二子弟学校。校舍教室也很独特,坐落于因缓建、下马而废弃的耐火、焦化厂房、库房。每天坐火车通勤或沿铁路步行上学。因为地处偏远,午饭是自己从家带来的熟饭,中午学校安排有职工家属的大婶们为大家生火热饭。

4年的二校小学、初中生活,留给我印象最深刻、最难忘的是随父辈在寺坡火车站迎接42轧机牌坊进厂。当时,由四川德阳(二重)制造的4200mm轧机牌坊在公司基干民兵的护送下安全运抵舞钢,当时的寺坡火车站彩旗飘飘,雷鼓阵阵,大家齐声欢呼雀跃。19789月,舞钢成功轧制出第一块特宽特厚板,标志着我国结束了不能轧制特宽特厚钢板的历史。记得轧制出第一块铜钢复合板时,我们纷纷前去驻足观看。听父辈们讲,这是专门为建造国产坦克用的装甲板时,我为舞钢能够为国防建设发挥重要作用,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同时更为后续我公司相继为长江三峡永久船闸、上海世贸大厦、东方明珠塔、北京鸟巢、水立方等奥运场馆、中央电视台新址、西气东输管线等提供大批优质钢板,为祖国各地都有舞钢板而激动。

参加工作后的30年间,我亲历了炼钢“86·6”热负荷试车,见证了“9·8”改制、炼钢二期、新线建设、舞钢并入河钢集团后长足发展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同样目睹了依托舞钢而起名建市,从一个贫穷落后,名不经传的偏僻小区县,发展成为环境优美、享誉省内外、号称中原小江南的国家优秀旅游、森林、省级卫生城市的天翻地覆变化。

我庆幸生活在这座人杰地灵、风景如画的美丽钢城,更引以自豪工作在产品享誉国内外、有中国第一宽厚板科研生产基地之称的舞钢。衷心祝愿舞钢兴旺发达,再铸辉煌!

所属类别: 钢铁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