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眠之夜

浏览次数: 日期:2016-04-14

2012831日夜,辗转反侧,终未能眠。

失眠不是因“秋老虎”闷热天气作怪,也不是神经衰弱身体欠佳,更不是工作生活遇到了挫折压力,只为一件事——公司转炉要热试了。

犹如十月怀胎,这一日就要分娩了。经历了从调研论证、设计审查、土建施工、设备安装、单项调试等前后一年多的时间,在公司领导的指挥关注下,在各单位的通力协作下,在参建干部职工的辛勤付出中,公司的转炉就要冶炼出第一炉钢水了。

正像黎明前的暗夜,公司经历着经济危机与市场大潮的无情冲击,形势急转直下,高成本短板成了制约企业生存发展的瓶颈,而作为破解这一瓶颈的有力举措——转炉炼钢,就要见到成效了。

一连数日,负责转炉试生产的干部职工,日夜奋战,连点加班,以不屈的信念和顽强执着的精神,投入到开炉前倒计时的一项项准备工作。直到这个热试的前夜,我的领导,我的同事,我的工友们,都还在现场不眠不休地忙碌着。

叫我如何睡得着?!

引颈观望翘首以待不如投入战斗。

从未有过的通宵失眠却又精神抖擞。

凌晨四点,正是转炉开始烘炉的时间,我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开始进行反复构思了大半夜的新闻稿的写作。

六点,梳洗,简单餐饮。

七点,来到厂区热试现场。

地面、操作室,在转炉9米、17米、23米、37米、48米、57米各层平台……守夜和早起的人们都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转炉烘炉的“咝咝”声响在空气中传播。

赶快跑去食堂,倾尽兜里现金买了煎饼、油饼等早餐,拎到炉前。碰到看似夜班值守的人员,无论干部职工,不管本单位外单位,一律递上去让他们吃。也许一夜劳碌的饥饿疲惫绝不是一片小小的油饼能够抚慰得了的,但,哪怕是吃上一口,是不是也多少能补充些接下来热试所需的体力和耐心?

碰到转炉炉长贾岭,再三相让,他仍是不肯吃,说实在吃不下。是啊,这个四十多岁的炼钢汉子,干了半辈子电炉,头一遭和转炉这个陌生的设备打交道,操作经验等于零,设备熟悉度等于零,工艺摸索等于零,推倒一切昨日所有,今天全部重来,千钧压力,现之点点滴滴都挂在眼角眉梢。

不只是他,所有参加试生产的干部职工,心里虽有经过多日里一遍遍调试、检查、整改、完善所得来的笃定信心,可面对打破公司投产三十多年来无转炉生产历史的新设备新工艺,压力,实在是无法回避的。

压力即是动力。

2119分,随着公司领导一声“点炉”指令,200吨转炉料仓开始投料,半空中的天车吊着备好的一包铁水待命,待炉体旋转,炉口外现,天车缓缓动作,吊起铁水倾入炉膛…….此时此刻,时间仿佛凝滞,一动不动,操作室里,平台上下,数百双眼睛全都投向同一个方向。

2126分,兑铁完毕,炉体回转,氧枪劲吹。

2155分,凝结着河钢舞钢人期盼和希望的第一炉钢水喷薄而下,出钢的壮丽场面使参加热试的各方人员热泪盈眶…….

只嫌手中的相机太慢,不能随心所欲捕捉每一个精彩瞬间。归家后,久久回味着上午经历的每一个激动人心的热试瞬间,久久难以平静,依然无法入睡。

所属类别: 钢铁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