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河钢舞钢一轧钢丙班值班长何红岩:精益求精 精心轧钢

日期:2016年5月6日 09:07

河钢舞钢一轧钢丙班值班长何红岩:精益求精精心轧钢

这是一件火烧眉毛的事。

干吧,以前轧这种钢时曾经出现过两边厚、中间薄的“怪”现象,如果没有很好的办法,还按照以前的轧法,问题还是无法解决。不干,推给别的班吧,也不是那回事儿,再说合同也结束不了,影响河钢舞钢的形象。

难,真难啊!去年11月份的那些天,一轧钢丙班值班长、轧钢工何红岩,每天都是一脸的愁容。

原来,去年年初刚开始试生产这种钢种时,经常出现钢板中间薄、双边厚的奇怪现象,且每一批有好几块这样的计划外产生,高昂的成本损失,让所有参加这种钢板研制生产的人为痛不已。大家在分析会上七嘴八舌分析讨论,却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是扒皮处理后才会出现这种怪现象!甚至还有人给出了错误的判断:一定是在轧制的时候,为了确保宽度,使用立辊挤边造成了钢板边厚中间薄的现象。或是在后部热处理过程中加热不均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真的是这样吗?何红岩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

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才是河钢舞钢轧钢工的职业追求,也是“工匠精神”在工作中的具体体现。经过认真分析,根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再加上认真的分析,何红岩有了自己的看法。他坚信自己和同事们都是严格按照轧制工艺进行轧制和热处理的,绝对不会因为立辊挤边造成这种问题,更不会因为热处理造成这种问题!他一遍遍地从轧制各种数据开始分析,然后再到后部进行实际勘察测量,并对生产过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进行分析、比较、思考,最终给出了另外一种解释:钢板中间薄、边部厚,是因为钢板表面中间铁皮厚而边部铁皮较薄,在钢板后期进行扒皮时,虽然去掉了钢板表面的铁皮,但却由于铁皮中间和边部厚度不一,最终导致成品板出现中间薄边部厚的情况。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先解决该钢种的铁皮问题。

一石激起千层浪!何红岩的结论一下子惊醒了很多人!对他的意见,一开始很多人并不以为然,但后来大家认真研究后,觉得一丝不苟的他找出的原因、想出的办法确实有道理。在他论证基础上,该厂重新优化了生产工艺,将此类合同的生产改为采用开坯后在连续炉加热轧制,从而避免了此钢在均热炉加热后铁皮较厚且不易掉的问题,以及帽口渣滓容易造成压坑、金属压入等问题。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去年12月份,当这批14块、总重260吨、厚度177.8mm海洋平台齿条钢A514GrQModified生产出来,经检验质量完全合格后,人们向他伸出了大拇指。事实证明,何红岩的建议很好地解决了该钢种生产中铁皮难除以及平直度要求较高难于保证等多个难题。至今,此类钢合同仍然采用此种方法进行生产,轧制成功率保持在100%,为公司创造了极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为后续合同的承接、生产奠定了良好基础,并为其他重点合同的生产积累了宝贵经验。

抱定“要干就干最好”的态度,2015年,何红岩向公司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全年个人轧出量达110607吨;初验性能合格率达97.2%,比考核指标高出0.7%;计划外率0.80%,比考核指标低0.20%;个人综合排名位居9个轧钢工之首,所在的丙大班在四班综合排名中位居第一。

在何红岩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对待工作耐心、专注、敬业的工匠精神。

何红岩谦虚地说,其实他并不比别人高明多少,只是平时认真、严谨,爱琢磨,爱总结,不仅用体力轧钢,更是用“心”在轧钢。何红岩说,自己有时躺在床上都在思考钢板轧制过程,仔细回想当班时的轧制情况,板形、温度控制是否到位。

正因为用“心”,每次接班何红岩都提前到岗,根据当班要轧制钢板的规格、品种,提前算出初轧温度、终轧温度和每次的压下量,甚至精确到一块钢板几次压下、几分钟轧成。对于不同厚度规格、不同品种钢的轧制工艺、操作标准,何红岩更是熟记于心,这样工作起来得心应手,解决了不少生产上的难题。

近年来,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承接合同的规格屡屡超出设备极限。在去年的生产中,合同要求宽度≥4m定尺的临氢12Cr2Mo1RNVE36等超宽板,在当时的设备条件下,已经达到现有设备能力极限,在保证板形、边部质量、平直度、转钢操作等方面,轧制控制要求更是极为苛刻。在生产前的分析会上,面对极少数同事的畏难情绪,何红岩却说,“越是难干合同,越不能让它出计划外”。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成功接下任务的何红岩,结合自己的轧制经验,通过留尾、斜咬、展宽、挤边等一系列高难度组合操作,凭借出众的控制意识和设备驾驭能力,使超宽板的一次轧制成功率超过98%

何红岩在工作中很看重“精”“益”两个字。他上每个班都要提前约一个小时到岗位。换完工作服,便来到生产现场了解上个班的生产情况。从冷床、快速冷却装置到轧机、均热炉、连续炉等,他都认真地看、仔细地观察,了解设备及生产情况,本班生产时需要注意什么事项,哪些需要急着干,哪些可以缓一缓。这样,接班后,他便根据自己掌握到的生产信息,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组织工作做好了,生产效率自然也就提高了。完成8小时的工作后,他还会推迟下班时间,和班长及职工一道针对班中遇到的问题进行分析,做到当班的问题当班解决。这为他多快好省轧好钢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去年11月份的生产中,厂里下发了一批锭一次成材的Q345D+N合同。这批钢板要求整板不平度小于8mm,且钢板表面无铁皮交货。前期论证分析时,大家都提出,以前都是双面扒皮,且是开坯成材的。此次又要求钢锭一次成材,保不平度要求又这么高,且要求钢板表面无铁皮交货,生产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因为一次成材钢板往往会有纵向“三道弯”现象,平直度很容易超标。均热炉出来的钢板,表面不免会有铁皮,通常还较厚,极可能出现厚度超负差!生产难度之大,令人望而生畏!

但何红岩在经过仔细演算和深思熟虑以后却认为,如果控制好每一个环节,再加上精心轧制,圆满完成此单合同也不是没有可能。于是他向厂里和车间提出,首先要保证加热质量,选炉况较好的加热坑加热;视加热情况适当延长加热时间,在钢锭出炉之前提前半小时将炉温降低到一定的温度,目的是使钢温更均匀,且出炉后铁皮易除。出钢操作务必稳准,出钢后快速除鳞;轧制时采用高温段集中打水除鳞,斜咬操作、立辊挤边的“狗骨轧制法”,以及横向晾温轧制法,保铁皮去除干净、板形平直,轧制后还可配合使用矫直机矫直使钢板板形更加完美。

在何红岩的建议下,全部轧钢工都按照此方案进行轧制,最终此单合同非常顺利地交库,且都是免扒皮交库!(河钢集团供稿)

 

所属类别: 媒体关注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